亲宝贝代生机构
当前位置:亲宝贝代生 > 好孕案例 > 正文

郑丽君:家庭该是夫妻互相扶持,而不会是女性发展的负担

2021-09-08 04:22作者:亲宝贝代生

41岁时走入婚姻,结婚后几年也始终没有青岛代生孩子,郑丽君笑说,当时跟先生加起来已经超过百岁,不敢奢望能有孩子,也因此当45岁青岛代生孩子时,她真心感激上天的眷顾。当时担任公职,同时又是大龄孕妇,她不讳言是个艰难的双重考验,如果可以选择,她会希望能年轻一点青岛代生孩子,不过也因为这个经验,让她回想起那段岁月,还是觉得人生很精采丰富。

从学生时期就一头栽进学运、社运,郑丽君在政治这条路上走了超过三十年,她回想过去,除了在留学期间有段时光保留给自己,其余岁月几乎都奉献给社会,甚至在青岛代生孩子时、生产后,她仍不敢懈怠地在立法院捍卫自己的理念,错过了许多孩子成长的历程。所以从今年五月卸任文化部长,她将大部分的时间留给家人与孩子,专心做个「丽君妈妈」。

当我问到是当「文化部长」不容易,还是做「丽君妈妈」来陪伴孩子困难,她说,只要认真做每件事情,都不会是简单的,但她非常享受这过程,而且与其说是陪伴孩子,她反而觉得是孩子在陪伴她。她理解到台湾属于「知识型社会」,在孩子学习过程中较容易得到「知识」的刺激,但对于「生活的体验与律动」则是相对匮乏的。所以她会主动带孩子劳动,甚至让孩子尽情在大自然「野放」,却没想到也意外地「野放」了自己,腾出更多时间思考与沉澱,无形中也学习到了怎么成为「母亲」,以及领悟到陪伴的意义是什么?

「我们人长大,就会忘记自己是怎么成长过来的,也因此陪伴孩子,等同于重新回顾生命的发展,所以我觉得,陪伴就是生命的参与,也让我能回头思考,我是如何成长成现在的我?」郑丽君这样说。

回首过去,郑丽君的父母带着两个皮箱就从苗栗来到台北,借住在亲戚家,白手起家草创一个小工厂,在物质的条件上是缺乏的,而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,也更能亲身体会父母为了提供家里更好的环境,是如何辛勤的工作。

「劳动的父母,是最好的身教。」郑丽君说,陪伴孩子,不是把所有时间与精力都在陪他玩,而是要先把生活过好,要与孩子在生活中互相陪伴,无形中孩子也会跟着父母学习。「小时候我便看着父母非常辛勤地工作,在生活中也展现热诚与善良,我从来没看过我的父母对别人大声讲话,也尽可能帮助家人,更给我们孩子满满的爱,这就是他们给我最好的教育。」

在我们的印象里,郑丽君一直是温柔而谦逊的形象,即使曾经遭受过无端的谩骂和责难,也从没有见过她无礼反击。原来,她的修养早已来自于父母所给的身教,她担任公职时24小时夙夜匪懈,也是父母一直示范着的敬业精神。也因此,当她转换身分,从孩子变成母亲,她也把这套教育哲学複製,将身教放在第一顺位。

家庭就是互相扶持,没有性别的框架

在孩子成长的六年时光,郑丽君坦言做为24小时责任制的政务官,加上自己工作狂的性格,的确让工作佔满绝大部分的心力和时间,所以她很感谢老公一直以来的协助。然而当她决定卸任文化部长,回到家庭,却有人对她说「现代女性应该要追求自己职涯的发展,不应该受限于家庭的角色。」但她说这是个误会,做出这个决定,主要是她觉得过去六年给家人与孩子的陪伴太少,心里始终很不踏实,加上先生已经当六年的奶爸,也是时候让他松口气,而这就是她所追求的「家庭中真正的平权」。

没有人义务要做家里的哪个特定角色,这本该就是互相扶持,更遑论早已过时的「男主外,女主内」,只要夫妻两人能够沟通好一个互相舒服的状态,就能自由做选择,没有预设的框架,虽然很多家庭仍无法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,但她认为,这是「社会结构」持续在努力的部分,让为人父母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角色,同时也能兼顾好家庭。

说到这,她不好意思地笑说自己又不小心惯性地谈论起政治和社会责任,但也不难看出即便她暂退政治圈,对于实现社会的理想抱负,仍是她内心最挂念的一块。

女性不要自我设限,要展现出温柔而坚定的力量

郑丽君年纪轻轻便踏入政坛,从基层到中央,从立委到文化部长,都能展现出高度的EQ与能力。她说从政和陪伴孩子的心法很像,就是「温柔而坚定」,对孩子不需要言语激烈,但在给予生活规范时需要坚定的意志。同样地,无论是担任立委或部长,都势必会遇到不同程度的问题与冲突,而她最基础的原则便是「据理力争」,面对对的事情,就要有坚定的态度,但若要寻求合作,则要身段柔软温和,不去做人身攻击,为对的价值观、公共利益,争取最大的福祉。

不过谈到女性在职场相对弱势的状况,她坦言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可能随着照顾小孩、家庭,依旧存在着玻璃天花板,当然宏观来说,要改变,就必须透过社会体制与结构的进步、政府的政策与服务,去支持每个家庭,让性别平等更容易实践,让女性在职场才能更安心投入,克服因为各种因素而造成的不公平。

不过庆幸的是,台湾对于女性的发展是相对进步的,不只是台湾女大学生比例高于男性,在各公司身居要职的女性也早已普遍,更看看史上第一位女总统、女性的三军统帅。所以,其实更多时候,女性的弱势感来自于「自我框架」,觉得身为女人就应该做到什么、符合哪些期待,这反而是现在女性最应该挣脱的束缚。

「我相信不只是实践平权,而是女性的价值观与世界观可以有新的思维,女力的发挥不只是实践自己,更是期待对社会有不一样的贡献。」郑丽君这样说着。

从郑丽君身上,我们看见的就是台湾女性的缩影,有着温柔谦和的气质,但内心却有充满抱负与理想的宇宙,家庭不是她的负担,而是最甜蜜的羁绊。而我们也能以她为范本,在职涯与家庭中找寻平衡,同时不辜负内心的理想,做一个能自由选择的现代女人。

标签:

最近关注

热点内容

更多